長生不死》 最新章節: 第一章八十大壽(09-24)      第二章龍門谷(09-24)      第三章龍門大會(09-24)     

第一章八十大壽

七月初七,大昆國,宣城鐘府。()'()
  鐘府今日,大門廣開,擺下八百桌桌宴,無論是內部,還是門外,甚至鐘府大門所在的那條街,此刻,都擺滿了座席,只要來賀之人,無論生熟,皆可入席。
  今日,是一個重要的日子,鐘府鐘老爺子,今天八十大壽。
  鐘老爺子是個傳奇的人物,白手起家,風火五十年,打出了這偌大的家業,他的一生在大昆國都好似一個神話傳奇一般。
  甚至,大昆國前任皇帝,都和鐘老爺子把酒言歡過。
  鐘老爺子一生,并未入仕,是個商人,但是,在大昆國,地位卻是非常然,五十年中,鐘老爺子所賺取的金錢,已經不再以斤兩計算了,太多了,多到連皇帝都眼紅的地步,多到比那些千年世家積攢的還多。
  就連鐘老爺子自己,都不清楚自己有多少錢,因為,每天從四方都有大量金錢涌入鐘老爺子名下。
  也許天意弄人,鐘老爺子卻沒有一個后嗣,無兒無女,雖娶過八房妻妾,卻無一人能夠生養。也好似上天故意為鐘老爺子的風光留下一個天大的遺憾一般。
  但是,鐘老爺子并未怪責妻妾,而是收了大量的義子,現在,鐘老爺子的義子,已經不下于百名了。
  眾義子被鐘老爺子傳授了各種知識,維持著這偌大的家業。對于眾義子,鐘老爺子都非常用心,每個義子,都是練武奇才,好似當初收為義子,就是看在他們的根骨。
  義子也有子女,所以,鐘老爺子雖沒子女,但,卻是有著眾多后輩。
  義子多了,對于鐘老爺子這份家業,也個個心中充滿了一絲期望。就好像皇帝的子孫一般,誰也不是省油的燈。
  今日一早開始,就有大量來賀之人,高朋滿座,整個鐘府,都洋溢著一種強烈的喜氣。
  鐘府內院,一座五層高的閣樓,在鐘府中好似一座寶塔一般,非常顯眼。
  在閣樓最高一層,一個老者,此刻正從閣樓之上看向四方來賀的賓客。
  老者白蒼蒼,眉毛胡須都也白。雙眼炯炯有神,面容不怒自威,看上去充滿了威嚴。這就是鐘府的定海神針,鐘山。
  老者眉頭微皺,好似在思量什么一般。
  這時,閣樓后面,一個相貌敦厚的中年男子從樓下上來,即便老者背對著他,中年男子也是微微一鞠躬。
  “義父,酒宴已經準備好了,等你開席了。”中年男子敦厚的說道。
  被這一聲打斷,鐘老爺子也回過神來,調頭看向中年男子。
  “鐘天,你修為已經達至后天第八重了吧?”老者淡淡說道。
  “是的,義父,我后天第八重,但今年已有五十歲,今生無望達至先天了。”中年男子嘆了口氣道。
  “嗯”鐘老爺子點點頭。
  繼而,在這個鐘天引路下,走下樓梯,慢慢的走向了前面宴客大廳。
  大廳之中,此刻已經是坐滿了賓客,有一半坐著的是鐘山的義子們。另一半,卻是大昆國的一些重要官員。雖說鐘老爺子不出仕,但是,在大昆國地位還是相當高的,雖不如四大千年世家,但,也相去不遠了。
  大廳的北面,是一個巨大的金色壽字,是當今皇帝,專門賜下給鐘老爺子過壽的。
  此刻,大廳之中,宴桌盡皆坐滿,眾人議論紛紛,好似在交談什么,但,卻沒人動桌上的酒菜。
  “鐘老太爺到~~~”一個下人忽然喊道。
  下人一喊,大廳之中,即刻靜了下來,外面也無人說話。
  只看到眉盡白的鐘老爺子,從偏門,在大義子鐘天的服侍下,走了進來。
  老爺子雖然年老,但是,精神還是非常好的,在走到最中央的坐位時,臉上露出了一絲和碩的笑容。
  “諸位能來,鐘某多謝。”老爺子對著眾人說道。
  “老爺子這是哪里話?”
  “應該的,應該的”
  “當的,應該的。”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賓客紛紛說道,一陣謙虛,而鐘老爺子,也僅僅點點頭而已。
  “蘇星,代父皇恭祝鐘老爺子松鶴延年,福壽安康。”一個紫袍男子馬上起身,對著鐘老爺子道。
  顯然,這是當今大昆國的一個皇子。
  “趙林,代家主恭祝鐘老爺子日月同輝,春秋不老”
  “錢三,代家主恭祝鐘老爺子日月昌明,松鶴長春”
  “孫立,代家主恭祝鐘老爺子事事順心,天倫永享”
  “李儒,代家主恭祝鐘老爺子吉祥如意,后福無疆”
  又是四個中年男子對著鐘老爺子迎拜道。
  “嗯,好好,多謝陛下和四大家主,諸位請坐。”鐘老爺子淡淡笑道。
  眾人紛紛坐下,繼而,鐘老爺子的一眾義子,紛紛上前祝鐘老爺子大壽之喜。
  大宴了三天,整整三天時間。
  這期間,鐘老爺子僅僅在第一天露了一下面,接下來,就再也沒露面過。
  這三天,鐘老爺子的所有義子全部回來恭賀義父壽辰,有些拜過壽的就馬上撲向各處家族事業了,但有些,卻被鐘老爺子留了下來。
  三天后,大宴散去,鐘府一個議事廳中,鐘老爺子獨自坐于上,手中抓著一個龍眼大的紅球,輕輕的摩挲著這紅球,好似老爺子最最尊貴的東西一般。
  擦了又擦,近一炷香以后,老者才將其小心放在一個小小布囊之中,繼而,用細線穿起,掛在胸口之處。
  “讓他們進來吧。”鐘老爺子對外輕輕叫道。
  “是”門外,傳來鐘天的回話之聲。
  很快,在鐘天的帶領下,走入另七個人,其中三個,和鐘天一般年紀,大概四五十歲左右,另外四個,卻是年輕很多,只有三四十歲的樣子。
  “義父”進來的八人,同時對著鐘老爺子拜道。
  “嗯,坐下吧。”鐘老爺子淡淡說道。
  “是”八人馬上坐下。
  “鐘地、鐘玄、鐘黃,鐘一、鐘六、鐘十八、鐘十九,你們現在,修為都穩定在后天十重了吧?”鐘老爺子問道。
  “是的,義父。”眾人回道。
  只有其中一個略微年輕的男子有些驚訝說道:“十天前,我剛達到后天十重,本來準備給義父一個驚喜的,想不到義父提前就知道了?”
  “鐘十九,三十二歲,能達到后天巔峰,是給我驚喜了。”鐘老爺子看著這里這最小的義子,臉上淡淡笑笑,也是對這個最小的義子,最為寵愛。
  “義父謬贊了。”鐘十九馬上好似害羞般的說道。
  “嗯,可知為父今日為何找你們來?”鐘老爺子問道。
  “孩兒不知。”眾人馬上搖搖頭道。同時奇怪的看向義父,不知義父忽然叫住自己所謂何事。
  “過些天,就是龍門大會,你們隨我前往龍門大會。”鐘老爺子淡淡說道。
  “龍門大會?義父,你知道龍門大會在哪召開?也只有四大世家還有皇室才知道啊。”鐘十九馬上激動的叫道。
  同時,其他人也是一臉激動的看向鐘老爺子。
  一旁那樣貌敦厚的鐘天,卻是坐在那里,一聲不吭,雖然有些意外,但,并沒有多大的喜悅。
  “不錯,為父將帶你們前往龍門大會,到時,各國精英都將匯集于此,而且,基本都是后天巔峰,甚至,還有先天強者,你們隨我前往,爭取,被哪個仙門看上,收為弟子,從此學習那無上仙道,長生不死。”鐘老爺子也有些向往道。
  “是,義父。”眾人馬上興奮道。
  世上有神仙,雖然一些人認為是迷信,但是,鐘家這么大家族,可是知道神仙并不飄渺,而是存在的,只是,一直以來,卻不得法門。空有愿望,卻無從找起。
  “為父帶你們前往參加龍門大會,一是希望你們能擺脫世俗之擾,從此進入仙門,另一個,卻是希望你們為為父辦一件事。”鐘老爺子眼睛忽然亮了起來。
  “義父你說,只要能辦的到,我一定辦。”鐘十九馬上說道。
  看到這個最小義子還沒聽自己說什么,就馬上拍拍胸脯保證,鐘老爺子也是一陣心中舒坦。
  “嗯,事情不難,只要你們拜入某個仙門,跟仙門的師傅,或者長輩,討要一枚‘破禁丹’給我即可。”鐘老爺子有些興奮的說道。
  “是”眾人紛紛點頭。
  “義父,破禁丹,是什么?”只有鐘天疑惑的問道。
  “破禁丹,在這些仙門之中,并不是什么非常好的丹藥,它的功效,僅僅是助人突破后天極限,但是,卻需要一個金丹期以上之人,才能煉制,你們到了仙門,學習仙家秘法,根本不需要這東西,因此,比較稀少而已,當年,我用我全部家產,想與一道人換取,但,那道人卻不屑一顧,世俗界的一切,在這些人眼中,和過眼云煙沒有區別。”鐘老爺子一陣唏噓道。
  聽到鐘老爺子所說,眾人一陣感嘆,的確,之前還對家產比較感興趣,但是,在長生不死的面前,這些家產算的了什么?什么都不是。
  “義父,你想用這破禁丹突破到先天?”鐘天馬上追問道。
  “都是我的兒子,我也不瞞你們,的確,為父因為修行比較晚,雖然花大量的錢,買來大量的靈藥,但是,卻只能修煉到和你們現在一樣,再無寸進,為父已經八十歲了,再無可能突破,龍門大會,五十年一次,也是我唯一一次機會,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。”鐘老爺子對著眾兒子說道。
  “義父放心,只要我被仙長看中,哪怕以我不入仙門為代價,我也一定為義父討得一粒丹藥的。”鐘十九馬上說道。
  “嗯”鐘老爺子馬上點點頭,眼中閃過一絲感嘆。
  “義父,我。”鐘天有些躊躇道,畢竟,鐘天只有后天八重的修為。
  好似看出這大兒子的困擾,鐘山笑笑道:“你們去準備一下吧,三天后啟程,鐘天也跟我去吧,少了你的服侍,為父也感覺不自在的。”
  “是”眾人馬上說道,而鐘天也是一臉興奮,鐘天自知不可能被選中,但,能看看龍門大會的場景,也是無比興奮的事情,最少,最少今生無憾了。
  繼而,眾人紛紛離開了大廳,回去興奮了。
  眾義子離開,鐘老爺子也緩緩站了起來,并且慢慢走向了后面的一處院子。
  這院子,不需要任何下人侍候,任何人不得進入打擾,就是眾義子,也是如此。除非老爺子讓人進來。
  走入那院子,輕輕的關上了大門,鐘老爺子走入臥室之處,坐在床邊,鐘老爺子再次將掛在脖子上的紅球取下來。
  此刻,紅球卻好似放射著微微的紅光一般,而且,在這紅光之上更是浮著著一些七彩流光。
  “五十五年了,當年登上珠穆朗瑪峰時,撿到這個紅球,就被一股吸力,吸的穿越空間,到這地方,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,因為,這里有神仙,五十五年,尋了多少次仙門,都是說我修煉太遲,根骨不佳,靜脈不壯,年齡偏大,終其一生,都不可能達至先天,仙?修仙?就因為我當時二十幾歲還沒修行嗎?”鐘老爺子看著紅球,眉頭緊皺。
  “這幾十年,我不是達到后天巔峰了嗎?雖然再也不能突破,但,但不是已經成功了嗎?只要一枚破禁丹,我就能修煉到先天,再修煉到最高,至高,修煉成仙。意志,誰能有我意志強,為了修煉,我花大力氣尋來萬年寒冰,坐于寒冰上修煉,一坐就是二十年,你門派中的那些根骨優秀之人,在我這個修為時,敢嗎?”
  “穿越空間,呵呵,我都快要忘記地球上的小說了,穿越空間,為什么穿越空間沒有讓我身體素質變強?為什么還是老樣子?否則,這些年,我也不會吃這么多苦,的確,這一次穿越,我獲得了一個異能。我能和我的影子分開了。形成一個空間影子,而這個影子,也能變成我的樣子,雖然隔著億萬里,但,這影子,卻能在我控制下,好似我同時擁有另一具身體一般,影子沒有思想,只有我有,一人控制兩個身體,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異能,這些年能快增長我的資產,也有這一因素,但,但這有何用?影子受我本體制約,我修為最高多少,它也只能達到多高,一樣突破不了后天禁錮,我只要一個起點,一個先天起點,我只要達到先天,我一定比所有人做的都好,比所有人更加努力。”
  “培養這么多義子,終于有七個在龍門大會前,達至后天巔峰,應該能成功,七個,最少有一個能成功,只要討來一粒破禁丹,就夠了,對我來說,就足夠了,真的夠了。”鐘老爺子小聲的自語道。